鼻梯

永不要打开那潘多拉宝盒
永不要打开那深深浅浅的迷

活着

当见惯了亲身的生老病死;当听惯了别人的生老病死;当熬过了那短暂时间与鲜活跳动心脏的对弈,生的喜悦又与瓜瓜坠地的生几何不同?
假想着,也心有余悸着,如果是我们,那该有多难受;如果是我们,那该有多喜悦……其实能这样想,也已经是一种生活了,生活的意义也就是感同深受的去感受你的感同身受。
每个人都负重前行着,爱的重担,恨的重担,表现出来的,抑或是深藏于于心的……不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那么简单,更应该是生活给予我们的任务。我们在世界上所要完成的任务。
伤人放火,扶贫济困,两个变相的你我,是弱肉强食的适者生存,还是自然赋予的优胜劣汰。我们评说着里面的好坏,评说着里面的生死。也正是那样的人与这样的人才是食物链底端和底层所表现出来的和谐。

被恶狠狠的摔在了沙滩上,最需要你的时候,然而你连一个转身也没有,一句问候都没有……

从那天起,我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永远便摆脱不了…………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向绝迹……

疲倦是放纵

我拒绝了所有人的暧昧
只为等你的回复
而你的心
从此与我毫无干系
再也不敢接受别人的好
我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身怕又一次遍体凌伤
此刻,爱是什么
放纵,疲倦

园丁

谈笑间
触屏的几个瞬间
换过了另外一个
谈笑间

记一次早起帮助园丁叔叔阿姨的故事

2017年2月12日
鼻梯

月亮与六便士

我胆敢成为别人眼中不可理喻的疯子,执迷不悟的傻子,冷酷无情的负心汉,只为不负内心的热情与理想!
他们说我是痴人说梦,浪费生命,甚至不负责任。
我是为了不愧对自己而不顾一切,
就让那热情与梦想的熊熊烈火,烧掉所有道德与社会的羁绊,烧亮我穷尽一生的追寻。
2017年2月8日
鼻梯

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心动那一刻,然而你没有心动
偶遇的那一刻,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偷偷的看着你,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静静的盯着你,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又偷偷的注意你,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加你联系方式的时候,然而你也你有心动
聊到盆友的时候,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偷偷吃醋的时候,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逃离你的时候,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又遇见你的时候,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然后,我们分开了
然而我帮你找了座位
妄想着,妄想着
与你一起去奋斗,去努力
然而,我们在一起了
座位,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食堂,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校园,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水果摊,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校车,然而你也没有心动
小镇,然而你你也没有心动
然而,然而,时间就是那么任性
我们又分开了……这下分开再也没有那么好的机会了吧!
没有了你的日子,我哭着,压抑着自己,无时无刻不想你😔
那天,我们一起吃了饭
你说你要走了,
我那么舍不得
送你,你万般推辞
等你,你然而仍没有心动
我们就那样隔着这么远的距离,
我想你
你估计也没有心动
我那么想你
你估计也没有心动
我辗转
我失眠
我生病
我……就这样喜欢着你
然而你从未心动……从未

暗恋

慢慢地听懂了自己的心跳
慢慢地也熟悉了自己的心跳
为什么?究竟?
究竟?为什么?
我把它叫个小名儿
叫个喜欢的东西
一个像自己的影子
像自己心海里的东西

太阳转悠的一天天
影子时常时短
也是你进驻在心海的东西
那么清晰
也似乎觉得那么淡
始终没踏出去的那一步
时刻被距离崩拉着
还是给它叫个更小更精致的名字吧
哦,原来这就是爱

我不懂
我不太懂
也不敢懂
我怕懂了,再也看不到了的太阳
再也抓不到了的太阳的心海
你不懂,
你不会懂,
也不可能懂
因为我会把这个小东西取个更小更小的名字
那个名字叫做暗恋~…………………
     暗恋好苦
                                                          
                                                            鼻梯
                                                 2016年11月15日

Heart

每一次声嘶力竭的呼喊
都似冰冷刻满了的泪痕
放缓自己的喉头
承接暖流的缓缓波纹
放肆地拉住思维
不再让他狂奔出边界的萦绕

因你而存在的汤匙
便不会出现在你的羹肴
牵你的长线我已收回
好好保存在了一个角落
你们谁都不会带走他了。

原谅你惨痛地撕裂过
现我将抚摸你那傲整地疤痕
填满你那灵动的纤维
没有什么可以触碰了
静静地呆在那儿吧
那个安静的角落
                                                      
                                                     鼻梯
                                          
                                           2016年11月14日

抽象线

线与线是隔界的原点
近了
线与线是临近的小小段
再近了
线与线是相交的
线与线是平行的
走了
线与线还是成了小小段
线与线还是成了原点
近了
再近了
走了
永远的走了
没了
抽象线
                                                
                                                            鼻梯
                                 
                                                    2016年11月24日